【吕胜中:实验与存在】
编辑:Loading  2009-02-05 00:27

 

  每个艺术家,都有着对生命的独特解读。前几年,在北京798的一个画廊里,看到过整整一面墙的“小红人”,密密麻麻地叠加在一起,像是一场盛大的舞蹈,也像一场有着神秘意义的生命仪式,不用看作者介绍,就知道这是吕胜中的作品。曾在几本书里读过吕胜中的文字,看得出来,他对艺术,对生命,对生活,态度平实之下,激情暗涌,那份执著,也像极了那些伸开双臂的“小红人 ”。

实验艺术最早在美术界是处于一种地下的状态,现在,实验艺术由地下而成为公众认可的主流艺术,早已不是一个问题。在中国最高的美术学府---中央美院里,实验艺术也成为了一个教学方向,而主持这个教学方向的,正是吕胜中。可以想象,若干年后,中国当代艺术遍地开花的时候,又会有多少大艺术家会温情地想起这位当年的吕教授。

生命是一个过程,说它无情,却也有义。艺术也是一个过程,说它有义,却也无情——看时代更迭,有多少曾经辉煌一时的艺术与艺术家们,早已默默无闻地远去,又有多少年轻人,带着他们的梦想与冲动,带着他们的想法与愿望,与艺术纠缠在一起,在这里激情,在这里彷徨,而吕胜中的激情,正是把这些年轻人的被艺术缠绕的彷徨,化解为智慧与恰到好处的冲动。

正像那些飘然而至的小红人,于我们这个时代,来得也算恰到好处。

 



新报:谈到美术,大家一般都会想到绘画,但是许多实验艺术作品距离传统意义上的绘画非常远,作为中央美院实验艺术系的主任,您可不可以用简单的语言讲一下实验艺术的魅力?

 

吕胜中:在艺术领域内,任何一种精神表达,都必须要有一个物质化呈现的结果。那么什么方式最好?是油画还是版画还是做行为艺术或一个装置?不同的人都会在这里面寻找更适合自己的语言方式。比如要表达环保主题,呼吁植树造林,那么,也许油画家会画一张油画,壁画家会选择涂鸦,而版画家会印海报,但有的艺术家不会用这些方式,他会买3000棵橡树和同样数量的石块,当成自己的作品,就在一个艺术展览会上让大家认购,于是世界各地的收藏家都在认购他的作品,这些橡树不久就在世界各地的城市街道上出现了——这就是在植树造林啊,大家把这些树当成了艺术品看待,这个作者就是有名的德国艺术家波伊斯。

 

新报:那么对于环保这个主题,这不是比绘画更直接吗?

 

吕胜中:是啊,对于“植树造林”这件事来说,这比办一个画展更有效。可以说实验艺术往往更讲究艺术的有效性,它更接近社会,更直接地与社会发生关系。它不是把艺术放在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,它是希望艺术直接影响社会的,而不仅仅是放在美术馆里的一张漂亮的画。实验艺术一般不受材料和技术手段的局限,尽可能地寻找适合于表达主题思想的形式语言。

 

新报:公众对实验艺术有陌生感,可能是因为公众都认为这是从西方传过来的艺术,就像油画一样,需要一个慢慢接受的过程。

 

吕胜中:油画本来也是西方的画种啊,但现在在中国已经落地生根了——油画写生已经成了中国艺术教育的基础训练,而现在在西方,写实能力几乎没有多少人掌握了,我们出去一个学生甚至就能当他们的写生课教员。中国能有这样一个延续,我觉得我们是替全世界保护文化遗产。就像是乒乓球一样,虽然不是我国本土发明的,但是已经成为我们的国球了。我是说,在对待艺术语言上,没必要心态狭隘,我觉得这都是人类共同拥有的一些精神表达的方式。

 

新报:是不是西方人讲的艺术就是一个大的概念,不像我们,要细分为国画、版画、油画,还有现在的实验艺术?所以在西方并没有实验艺术这个专业。

 

吕胜中:在西方当代艺术教育中,大多已经不是按照技术的门类去划分专业,几乎所有的导师工作室都提倡艺术创作的实验性,所以它也没必要叫实验艺术。但在我们的学院是基于传统学科系统的现状,我们没有必要以西方为模式。实验艺术系的创作教学强调以艺术表达为前提,然后再选择形式语言。另外,全世界的艺术教育都在重复着一句话——凭感觉,但实验艺术系会教学生加强学术储备,不断地用理性验证感觉。

 

新报:许多人知道您是因为您的“小红人”作品,当初选择这个符号是不是因为这很中国、很民间?

 

吕胜中:“小红人”的造型本不是我凭空想出来的。这种正面对称、张开四肢、顶天立地的造型样式,在不同地域、不同民族的早期文化中都曾出现,这是人类肯定自我的最朴素的描绘方式,是人类最早的自画像,反映出人类童年时期文化的共性。这个造型实际上是一个生命的符号,它不是具体某一个人,它是一个早期人类的自画像,不光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有,它是人类共同的一种造型,特别有意思。

 

新报:艺术家都是很自由的状态,做教师又会对自己有很多要求,您是怎样平衡这两种状态的?

 

吕胜中:其实我好像没怎么体验过随心所欲地选择人生带路的滋味。我少年时想当作家,觉得世界上有那么多人读我写的故事实在是太伟大了!但命运让我成为一个美术家;年青时不想当老师,觉得教书育人责任重大,但大学与研究生毕业都被留校当了老师。啊啊,我说过,这都是走路碰上了的事儿,碰上了,就得善待自己的所遇。当了教师,就得敬业,就不能误人子弟是吧?我常常告诉学生:千万别把我当朋友,你就叫我老师,如果那我不当老师当朋友,我对你教育的责任会大打折扣,你爸妈为你交的学费就不值了。

中国经济的增长,中国艺术就变成世界艺术界瞩目的一个地方,不管是泡沫还是炒作,都像是个神话。打从当时曾经是被文化主流批判的对象直到如今登上大雅之堂,从事实验性艺术创作的这些艺术家大部分都是学院出身,但是当初他们做这样的艺术基本上都是与学院无关。今天的学院再不能无视艺术的当代现实,所以这也是实验艺术系的教学意义所在。

 

吕胜中:

1952年,山东省平度县大鱼脊山村出生。
1978年,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毕业。
1987,年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,获文学硕士学位。
现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,学术委员会委员,居住北京。
个人展览
1987年,《毕业创作展》,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。
1988年,《吕胜中剪纸艺术展》,北京中国美术馆。
1989 年,《生命-瞬间与永恒》,台北台湾雄狮画廊。
1990年,《招魂堂》,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工作室。
1990-92年,《招魂游方》,北京,河北,陕西,湖南,广西,辽宁等。
1991年,《剪纸招魂展》,北京当代美术馆。
1992年,《红色列车》,德国埃姆登,柏林,汉堡,威斯巴登。
1994年,《急救中心》,俄罗斯圣彼得堡。
1994年,《灵魂商场》,德国慕尼黑。
1994年,《灵魂之碑》,澳大利亚阿德雷得。
1995年,《所在—十》,德国乌帕塔尔。
1996年,《招魂—吕胜中个展》,日本福冈市美术馆。
2000年,《心情备忘录》,北京东便门角楼。
2000年,《初次见面》,纽约前波画廊。
2000年,《再见女巫》,陕西旬邑县赤道乡富村。
2001年,《吕胜中的世界!》,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。
2002年,《由来》,法国格勒诺布尔现代美术馆。
2003 年,《降吉祥》,台北诚品画廊。
集体展览
2003年,蓝天不设防(参展作品《界限》),北京亦庄。
2003年,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“造境”(参展作品《山水书房》),广州广东美术馆,
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。
2003年,开放的时代(参展作品《大平安》),北京中国美术馆。
2003年,左手右手(参展作品《畅所欲言》)北京大山子798厂。
2004年,Cinesi artisti fra tradizione e presente(参展作品《究竟》)意大利Marsilio美术馆人人——吕胜中与AR彭克展  北京空白空间画廊

 


天津日报 2008-6-16“新报” 马驰采访手记
类别:知·名家 浏览:1634 
【输入单字或字母】
关于 | 声明     TypeChin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09071045号 Processed in 4 Millisecond(s)